讀 書大展-作家筆撲朔,評者眼迷離

《金翅雀》的文類歸屬確實是個難題。它有維多利亞小說的姿態,至少就篇幅長度和對現實細緻入微刻畫這兩點是如此。但它的懸疑氛圍、曲折情節還有以一幅畫作為核心的設計,又讓人聯想起《達文西密碼》(時報)。從故事主軸為13歲少年主角的冒險奇遇來看,說它像成長小說是有幾分道理,可是這樣一來,塔特調動的文字規模就會顯得太過強大,像把整個兵團開來對付一支童子軍。說它是純文學小說應無庸置疑,可是從它盤據《紐約時報》暢銷書榜長達68周這點來看,又讓人覺得這應該是大眾小說才可能創下的紀錄。

儘管一位積極的文類專家有被視為分類狂的危險,但這確實是個古老且歷久不衰的行為,打從有人寫出文學作品開始,就有人汲汲替作品分門別類了。雖說命名有助於理解與辨識,然而抗拒被歸類,不想被框限,又是許多作家的天性。在作家與評者之間,存在的似乎是一種逃脫與捕捉的關係。

內容來自YAHOO新聞

塔特的小說之所以難以定位,或許因為她不願像雀鳥被關在固定的文類牢籠,刻意為之的結果。比起鑑別一篇作品的屬性,小說家想擺脫框限相對來說要簡單得多。他可以無中生有創造新的風格,也可沿襲某種傳統加以變化,或借用多種文類結合在一部作品裡。

新聞來源https://tw.news.yahoo.com/讀-書大展-作家筆撲朔-評者眼迷離-215007649.html

美國小說家唐娜.塔特十年一劍磨出《金翅雀》,一出版便轟動,不但迅速登上暢銷書榜,也贏得普立茲小說大獎。這部小說確實讓人驚豔,塔特以優美動人文字,仔細描寫每一個故事場景與情感表現,幾乎已到耽溺在宛若毫雕的細寫活動裡的地步。這樣精密書寫與高度寫實的敘事手法,讓許多評者把《金翅雀》歸屬為「狄更斯體」,並給予極高評價。

但也有人不認同這樣的風格判定,他們對這部小說的文學高度大表懷疑,不客氣地批評塔特不是狄更斯的繼承者,而是J. K.羅琳的近親,直言應將此書劃入成人童話或成長小說的範疇。

墨西哥作家吉勒莫.亞瑞格的《我死去的摯友》,亦是以具有原創性的方式,結合多種文類的結果。這本小說探討友情、愛情與背叛,看似標準純文學,但作者延續前作《甜蜜的死亡氣息》(南方家園)的文類混雜法,在小說中導入濃濃的懸疑氛圍。

這不是科幻小說

中國時報【8月策展人╱何致和(作家)】

瑪格麗特.愛特伍即屬於後者。她同樣用10年功夫,以最新出版的《瘋狂亞當》加上之前出版的《末世男女》和《洪荒年代》(皆天培),完成三部曲系列創作。與前兩本平行發展的故事不同,《瘋狂亞當》有許多內容是對前作的補述,續集味道濃厚。只是,這次作者沒有增添太多新發展,衝突的規模也很小,人類也還停留在滅絕之後的掙扎階段。除了讓克雷科人學習文字開始書寫這點頗耐人尋味,其餘關於情節和想像的發明並不多,讀來似乎少了一般科幻小說的新奇刺激感。

且慢,誰說這是科幻小說了?作者自己可不這麼認為。愛特伍從不承認她寫的是科幻小說,即使被批評是因為害怕作品文學性被貶低才刻意閃躲,她還是不肯改口,只解釋這是根據現實推測想像出來的「推想小說」,而非眾人認定的科幻。她也不承認自己寫的是烏托邦或反烏托邦小說,為避免被貼上標籤,她乾脆自創「烏惡托邦」(ustopia)一詞,認為自己寫的是融合這兩種對立概念的故事。

沒有解答的懸疑

文類研究是債務協商文學批評相當重要的一個傳統,它的定義與方法複雜,主要是考察作品的風格與體裁,釐清作品之間的影響與繼承關係,以作為判定藝術成就,甚至文學性高低的依據。

和一般懸疑小說不同的是,亞瑞格雖在故事中埋入一個時時刻刻困擾主人翁的謎團,以此輻射出情節與張力,但小說的重點不在於答案,而是在情節的展現與人物心境的刻畫。通常我們閱讀懸疑小說,會因為太專注在解謎的過程,而忘記關注小說的其他部分。亞瑞格應該很清楚此點,於是他設下謎團,卻不把它解開,只讓主角毫不間斷講述連續長達一個星期的故事,造就出緊張和節奏感。他可說是拿懸疑小說的軀殼來灌入純文學的靈魂,寫出了極吸引人的故事。

文類劃分是描述作品特質的有效工具,卻也容易流於武斷,變成一種懶惰的習慣。平心而論,文類的疆界是模糊的,也是容易變動的,不森嚴的邊防讓作家能輕易來回穿越。擁護文類純正性的人會質疑這些跨界文類的不純內涵,甚至以此否定其文學性。這信貸是常見現象,類似的爭辯不會有定論,亦難判斷孰是孰非。唯一可肯定的是,創作者跨界混雜的活動絕不會終止,而且一定會越來越複雜。

個人信貸

是麻雀還是鳳凰?


56425CECBD1C47B8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貸款信用

s68au24kg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